kilig🍑

新年滿足 萬事勝意

饭搭子



-
饭搭子嘛就是饭友就是一起吃饭的人
一般的饭搭子都是朋友一类的
你的饭搭子比较厉害
是天团主唱陈信宏
“你来了吼 东西帮你点好啦”
钻进巷弄的小店 就听到他的声音
眼镜蒙上了一阵水汽 你摘下来擦了擦
“今天给你点的面线吼 外面太冷了”
叮叮咚咚的声音 你知道他在摆弄碗筷
“呐 我来的时候隔壁手摇店还没关门”
你的手背碰到饮料的外壁 是温热的
带上眼镜 他的样子清晰的进入你的视线
“还是热的诶 谢啦”
“本主唱可是放在怀里保温的诶”
你把热乎乎的面线放在嘴边吹了吹 然后送进嘴里
他就撑着头在一边看着
“干嘛不吃啊”你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 脸颊红红的
“我都吃完了喏”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见底的碗
你点点头 低下头继续吃面线 当然还要装作看不见他的比面线还要滚烫的目光
抱着还剩下半杯的饮料 你和他站在店门口
“今天天气蛮好的诶 走路回去吧 我送你”
他一个跨步走在前面 你一路小跑跟上去
往常都是他开车送你到你家楼下的 偶尔也会走走路
其实你家离小店很近 也就没几步路
他担心你的安全 只要他在都会坚持要送你
“诶 今天不赶回去大鸡腿哦”
“嗯”他淡淡地回了一句
跟他并肩走在路上 有点出神


-
时间拨回到两个月前
公司对面的巷弄小店总是深夜才开
而时常加班到深夜的你 也成了这家小店的常客
经营小店的是一个阿嬷
而深夜的小店里常常只有你跟阿嬷两个人
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时间久了 你们也就相熟了
两个月前的这天 天气还没完全凉快下来
小店里的最角落有个人 戴着帽子低着头吃着饭
“阿嬷 我来咯”
“佳佳哦 今天吃什么”
“老样子好了 阿嬷有没有冰豆花啊”
“吼 这么晚还吃冰的哦”
“那天气很热嘛”
“好啦 知道你喜欢吃 有专门给你做哦”
“谢谢阿嬷 阿嬷对我最好了”
拌开凉面上的花生酱 让每根面条都均匀的沾上
“次溜”的送进嘴巴里 味道在口腔里扩散开来
再来一口清爽的冰豆花 即使加班到深夜也不觉得累了
你停不下来的一口接一口
“你这个 好像蛮好吃的哦”
嘴巴还在不停的咀嚼 抬头找到声音的来源
凉面差点喷出来
“咳咳”你拍拍胸口 止不住的咳嗽
“佳佳吼 我听到阿嬷这么叫你”
你点点头 脸憋的通红
“那个…麻烦…请问…你…你是阿信吗”你好不容易呼吸平稳下来
他点点头
“可…可以要个签名吗”你顺势从包里拿出纸笔
“那你先告诉我这个要怎么点”他的手玄在半空
“哦 就点凉面就好了啊”
“这么点 就会跟你的一样吗”
“吼 你就说佳佳套餐就好啦 就她特别喜欢吃豆花啦 别人都点贡丸汤”阿嬷从厨房探出头来
他接过本子唰唰的写上字
“额…签成佳佳套餐了诶”他有点尴尬的递给你
“没事啦 有签名我很满足了诶”你收好放进包里
“那我就先走咯 主唱大人”
“诶…这么晚会不会…”他话还没说完 你就背上包一溜烟跑走了
那天之后的一个礼拜 你基本上每天都能在小店里碰见他 他的位置也越坐越前
临时被老板派去南部出差五天
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小店吃饭
“诶 你不在的时候他连续点五天佳佳套餐了诶”阿嬷凑近过来
“阿嬷我今天要三杯鸡饭”你合上菜单他刚好走进来
“阿嬷我跟她要一样的”他走过来坐到你旁边
你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坐在神明旁边吃饭应该不会消化不良吧」
你的三杯鸡饭上来了 拿了筷子也不顾烫就放进嘴里一块
“我要飞去海外半个月”他突然开口
你的鸡块吓得直接掉了出来
「他跟我讲这个干嘛」
“我有这么可怕哦”他看你的反应笑了出来
“没…没有啦”
“我们…可以做…”他缓缓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发出声音
你的心跳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快
“饭搭子吗”
“哈?”你有点摸不着头脑
“感觉你吃什么东西都吃得很好诶”
“哦…这样哦”你用筷子戳戳鸡块 不情不愿
“不然咧”他笑的合不拢嘴
“你是在耍我哦 阿嬷不要给他做饭了啦”
他笑着摸摸你的头发 掌心的温度却让你的脸烧的厉害
“啊佳佳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哦”阿嬷端过来饭
“那个…三杯鸡太烫了啦哈哈哈”拉了拉头发遮住脸颊
吃过饭以后 你背上包准备回家
却被他拎起来 放进副驾驶座
“你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回家都不怕哦”他凑过来替你拉好安全带
你看着这颗栗子头在不到你5cm的距离 忘记了呼吸
“嗯?”
你回过神“习惯了啦”
“以后 我送你”容不得你反驳的语气
“那个…前面就是我家啦”
他停下车凑近过来想松开你的安全带
你抢先一步「吼 这样下去我迟早会休克啦」
“那我走咯 谢谢主唱大人”开车门准备下车
手腕被她抓住“我不在不许偷吃好吃的哦 要告诉我每天吃了什么”


-
跟他加了好友
你也真的就乖乖的每天汇报
“阿嬷今天想吃鸡腿饭”
你「哗啦」打开门 却发现他已经坐在店里了
“嗨 你回来啦?”
「奇怪 怎么有一种小媳妇的感觉」
“对啊”他指指旁边的位置 示意你快过来坐
“不是说半个月吗”
“想看看某个小朋友有没有偷偷吃好吃的啊”
“我不是每天都有跟你说”
“好啦 是工作结束的早 就早点回来咯 想念阿嬷饭菜的味道了”
阿嬷开心的直拍手
「吼 这人果然老少通吃诶」
“有个好消息告诉你”
“什么”
“接下来一个月都待台北哦”
“这算哪门子好消息啦”
“可以跟我一起吃饭 不开心吗”
“应该是你比较开心吧 好吃的都是我发现的”
“那和你一起吃饭是我的荣幸哦 佳佳小姐”
“这还差不多”你咬了一口大鸡腿

-
“佳佳 你在想什么哦 跟你讲话都听不见”
“啊?没什么啦”你哈了口气 搓搓手
“年底要开11场演唱会 累诶”
“我看你在台上这么皮 下来还要滑手机 是哪里累哦”
“啊你去不去嘛”
“没票捏 一张都没有抢到诶”
“呐 这拿去”
他拿出来一张工作证
“干嘛”
“给天团主唱饭搭子的特别照顾啊”
“这么好哦”你赶紧收进口袋里怕他再拿回去
“也不是白拿的吼 最近都要练团你送餐给我啦”
“哈?去大鸡腿?”
“对啊 啊不然还能送哪里”
“你们都在的吼?”心里的窃喜藏不住
认识你的人都知道 你是团里温姓吉他手的头号迷妹
“你不要给我想别的人哦 你就给我送一份就好 不然工作证拿来”
“吼 我有这么明显哦 小气诶你”你踢了一脚路上的石子来显示出内心的不满
“明天开始哦”
“为了这张证我还要当跑腿小妹 有够惨的”你嘀嘀咕咕的小声抱怨
“你在说什么哦”
“没有啦 我说好遵命 我家到咯 拜~”


-
你提着外卖站在大鸡腿门口 是温尚翊来开的门
“怪…怪兽 我能跟你握个手嘛”你在衣服上擦了擦出汗的手
“进来再说啦”
你跟在他后面 不敢喘气
他招呼你进门 伸出手 眼看着就要碰到了
“佳佳 麻烦帮我送上来哦”陈信宏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哦”恹恹的拖着步子过去
“你吃了吗”他打开盒子
“没有诶 就赶着给你送来”
“那你吃”他递过来筷子
“哈?给你送餐诶怎么变我吃”
“那不然一人一半好了”
他拿起筷子拨过一半的饭菜放在外卖盒的盖子上
你也没在客气的 肚子太饿大口的往嘴里送
他不时的看你 饭也没吃多少
“诶 不好吃哦?你怎么都不吃啊”
“看你吃都吃饱了啦”
“咦 很会讲话吼”
送了快两个礼拜的餐
11场的硬仗马上就要开始
“你明天乖乖在台下待着哦”
“啊…我不能去前面看吗”
“我想下台就能看到你啦”
“我看你是比较想看到吃的吧”
“好啦 乖”他揉了揉你的头发
“哦…好”你有点紧张的缩了缩脖子 抓着衣角跑掉了
「吼 这个人干嘛」
既然答应他了 你也就一直乖乖听话待在后台 也拿着相机偷偷拍下他们舞台下的样子
“不错哦 还能兼任摄影师了”
“老板 给一张工作证就让我做这么多事 剥削劳动力诶”
“还是你想做点别的”他面不改色
倒是你低着头讲不出话来
“那个明天我可以去台下跟你们一起倒数吗”沉默中你开口
“那一定要在结束之前用力跑回来哦”
“嗯!”你用力点点头
“傻诶”
跨年当天 你取下工作证 拿着他给的摇滚区的票 进入人群里
“5 4 3 2 1”你跟着大声得喊着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又一年了呢 你跟着他们跨过了新的一年
你抬头看到舞台上的他对你眨眨眼
冲出人群 你跑到后台
“在这等我 有话说”又走上舞台安可
一起倒数的热情还没消散 你在后台跟着他们又唱又跳
所以在他结束的时候下台看到你 你整个人都冒着热气
「咕噜」你的肚子提醒你今天一整天你都没吃东西
“啊!你饿不饿 你今天也没怎么吃东西诶”
“饿!”
“那我们去吃东西 我去给你买吼”
“不用了”
“哈?”
“去我家做东西给我吃吧”
“哈?”
“我说去我家 做东西 给我吃”他凑近在你耳边说
“可是我不太会做东西诶”一定是他哈出的气太热 你的耳朵通红
“那更好”他坏笑
“哈?”
“吃你就好了”
「什…什么 他说什么」
“佳佳 做我的…”
“饭搭子”你想到之前他耍你的恶劣行为 抢先一步回答
他一步一步靠近 脸慢慢贴过来 终于碰到了你的嘴唇 带着克制般的轻轻的啄了一口
“做我女朋友吧”讲完这句话 他又覆上来
不是蜻蜓点水 而是慢慢包裹住你的嘴唇
一点一点慢慢的舔舐 看你了愣住的样子
他又轻轻的咬了一口
你感知到疼痛 回过神 动了动嘴唇
他的舌头趁机滑入你的口腔 呼吸渐渐变重
他自知不能再下去 嘴巴又回到你的耳朵
“好不好 嗯?”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
或许他的声音有魔法 你点了点头
“那回家吧”他牵起你的手 当然 是回他家
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从饭搭子变成女朋友
还真不赖

评论(9)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