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新年滿足 萬事勝意

败给你



-
老旧的居民楼里
爬墙虎绕在墙面上
五楼505号房里
电风扇嘎吱作响 转的极慢
贴着磨砂窗纸的玻璃
勉勉强强能透进一点光
椅子上的人理了理堆在桌上的资料
瞬间空气里弥漫着灰尘
他推了推黑框眼镜 挽起黑色的衬衫袖子
还算闷热的夏末 他也依然穿了一身黑色
他伸手擦了擦桌上的立牌
「陈信宏」
这是一家小型的侦探事务所
员工只有陈信宏一个人
起初大大小小的事务他都办理
后来因为位置够隐蔽 找他办事的艺人逐渐多了起来
再加上跟圈里几个娱记都熟络
他干脆只接娱乐圈的case


-
这次找他办事的是圈里有名的经纪人
“哟 林大经纪人亲自上门 有何指教”
他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橙汁扔过去
“陈大侦探还是这么逊 只喝橙汁”
另一边那人稳稳的接在手里
“怎么 有什么事”他收起脸上的笑 崩紧了唇
「他来找我 事情一定不容易」
“帮我查一下这个人 有没有什么黑料”
对方拿出来一张照片
“许微微?”
算是18线的艺人 出道以后不温不火 最近上升势头比较明显
“这种咖位的艺人也值得你亲自来一趟?”
“你帮我查就是了”
“爱而不得?”他捕捉到对方脸上闪过的一丝不快 想捉弄一下
“别管这么多 查到以后钱会到你的账上”
“OK”他耸了耸肩


-
身后的黑板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贴着图片 中间连上线
这是这几个礼拜他从各个方面得到的关于许微微的信息
可爱 善良 谦逊是他得到的最多的几个词
甚至相熟的娱记也说不出她哪里不好
非要找一个的话 大概是有点内向吧
陈大侦探打算亲自上阵 进入她的生活总会了解到什么不一样的吧
台北的初秋起了微凉的风
他换掉一身黑色 穿上蓝色条纹衬衫
套上黑色的长风衣 摘掉黑框眼镜
整理了一下仪容 俊朗的脸跟明星相比也丝毫不逊色
林大经纪人也曾半开玩笑的说
“以你这样的相貌跟创作能力 进娱乐圈一定能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
最近又处在雨季 他带上了黑色长柄雨伞
许微微最常去的地方是家附近的便利商店
出现时间通常是晚上8点到10点之间
她家不远 走路就能到
太久没出门了 他喜欢这样的阴天
云层厚厚的压下来 雨要下不下的天气
地面还是积了水 走路甩起来的水浸湿了他的裤脚
在到达便利店的屋檐 雨落下来 而她刚好跑过来
发尾被打湿 头发黏在头皮 衣服贴着皮肤
她从包里拿出纸巾 嘟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擦掉落在肌肤上的雨滴
她打了个喷嚏 进去便利店买了一罐热奶茶
打算再次冲进雨里
他拉住了她“小姐 这把伞给你 别感冒了”
“那你怎么办”她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
“我没关系”
“那伞怎么还你”
“不然留一下电话?”
“啊?”她有着为难
“明天这个时间点我还会在这里 你给我就好”
说完他就冲进雨里
「有了联系呢」


-
第二天 她比约定的时间早到
她蹲在一旁的草丛边 你走近看 是一只小奶猫
“嗨长风衣先生 你来啦”她告知到他的到来 猛的站起来
或许是蹲太久腿麻 她有点站不稳
他下意识的扶了一下
“不好意思哦”她快速收回手 站稳
她把雨伞递给你“谢谢你”
“不会 这里怎么会有一只小奶猫”
“哦 这是一只流浪猫啦 这么小就被遗弃了 很可怜”
他蹲下去 小奶猫就扑了过去
“它好像很喜欢你诶 我喂了它这么久它才跟我亲近一点”
“你有喂很久了嘛”
“大概快一个月了诶 我每天这个时间点都会过来”
她用手指蹭了蹭小猫的脸
睫毛微微颤抖 唇角上扬 笑起来眼睛可以眯成一条缝
他看的有点晃神
“那…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号码了吗”他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对面的她眼睛带着惊吓
「连吓到都这么可爱吗」
“我知道你是许微微啦 不用担心 这是我们的小秘密”他朝她眨了眨眼
鬼使神差的 许微微跟他交换了号码


-
平时无聊的聊天打屁
带她逛逛周末的花市
淡水河边她要冰激淋干杯
和你在一起好像走在人群里也没有压力 她说
一点一滴渗透进彼此的生活里
他发现 他无时无刻想要和她见面
“喂 陈大侦探 两个月了 调查的怎么样了”他接到林姓经纪人的电话
“再等等”他匆忙挂掉电话 套上衬衫就跑了出去
大力敲了许微微家的门
“你怎么就穿这么点 冷不冷”开了门听到的第一句话不是为什么突然来 而是关心他冷不冷
“许微微你喜欢我吗”他抓着她的肩膀
“怎…怎么了”对面的人儿有点不知所措
“我们在一起…好吗”他眼神真挚且坚定
她点点头
回去的路上 他拨通号码
“许微微的case我不跟了”
“哦?陈大侦探也有失手的时候?”
“再厉害的侦探也敌不过心上人”
他低声自语 挂断电话删掉号码
三天后 破旧居民区的楼层里又少了一名住户
至于理由 他的门上贴着「名侦探败给心上人」


-
「叮铃铃」手机闹钟响起来
怀里的人动了一下 蹭了蹭他的胸口
陈信宏宠溺的看了她一眼
「呼 还好没把微微吵醒」
“微微 我昨天有梦见你哦”他凑到她耳边轻声说
“嗯…”她双手环在他的脖颈上
再过两小时就要去彩排了
昨天深夜他才从另一个城市回来
她也等门等到半夜
「好想再跟她多待一会哦」
“喂 世杰等下彩排替我 晚上见”
他过了电话又躺回去 把她圈进怀里
「梦里名侦探陈信宏会败给心上人 现实中乐团主唱陈信宏也一样败给心上人」
可是 败给心上人 又怎样呢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