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新年滿足 萬事勝意

脚踏车

叮!上线!

介个就一篇

-
戴着耳机轻快的走在林荫小道上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游走在发丝上
是齐耳的褐色短发
抬了抬手 把耳边的碎发绕到耳后
混合着不大的蝉鸣声
你享受放学后难得的轻松时刻
这段从附中到家的路
突然受到撞击 你踉跄的就要和水泥路来个亲密接触
你认命的闭上眼睛 只祈祷不会摔的太痛
柔软的触感驱使你睁开眼
微微抬头看到滑动的喉结 你跌进一个男生怀里
眼光不自觉的往上看
抿起来的跟猫咪一样的嘴唇 高挺的鼻梁 清澈的眼睛
以及慢慢涨红的脸
「好像还不亏」你摇了摇头 惊讶于脑海里冒出来的想法
脚踏车摔在一边 车轮还在转
“喵”从草丛里窜出来的小猫 让你瞬间清醒
急急忙忙的站起来 拍了拍百褶裙摆
看了看地上的人 吃力得想撑起手臂
“你…你没事吧”憋红了 结结巴巴的说出来一句话
说罢蹲下去想拉他起来
他摆了摆手 艰难的站起来
“应该是我问你吧 身上有哪里痛吗”温柔的声音穿过你的耳朵
“没有 谢谢你哦 你手臂那里还好吗”你指了指他手臂上擦破皮的地方
“好痛哦”他撇了撇嘴 略带可怜的口吻
“要快点消毒才行 这附近有药店 我带你过去”
他扶起脚踏车 并肩走在你的身边
车轮转动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此刻也显得异常大声
「不然把耳机带起来好了」你看了看捏在手里的随身听
整理好耳机线 刚抬手想把耳机塞进耳朵
“你是附中的哦?”他就清了清嗓子开口
“是啊 你怎么会知道”你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没有任何附中的标志
“就…之前常在学校看到”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这样啊”其实在学校你也是教室福利社两点一线
“那…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林臻真 你咧”
“陈信宏”「啊…是他」
纵使你两耳不闻窗外事 但他的名字你还是从不少同班女生的嘴里听见
你不自觉的抓紧了书包的背带 走到了他的另一边
嗯 中间隔了一辆脚踏车
从药店买了碘酒和棉棒 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你把蘸上药水的棉棒递给他
“你帮我涂啦”
“你另一只手空着 可以自己涂”
“我现在是病患诶”
“谁叫你骑车不小心诶”
“我有按车铃哦 你带着耳机没听见”
你皱着眉头努力回想
“你看过有醉汉说自己醉的哦 你快点帮我涂一下啦”
你靠近他的手臂 手有些发抖
他的呼吸打在你的头顶 你小心的在他的伤口上画圈
“会痛吗”
“还好”
涂好以后 你捏起棉棒要去扔掉
抬头却发现 跟他的距离不到一米
从他的眼睛里 你看到的自己
棉棒的另一头戳着你的手掌 你一个清醒
“那个…弄好了 你可以回去了 我也要回家了”
你一下子站起来 扔掉棉棒 回家 一气呵成
慢一步你都怕自己会想太多


-
那天过后 你发现你常会在学校看到他
教室的窗口也多了他一闪而过的身影
「吉他社社长 美术班 人气高」这是你听来的关于他的最多的词
你想起他可怜巴巴让你帮他擦碘酒的样子
「被喜欢他的女生知道 她们一定会跌破眼镜吧」
抿了抿嘴 不自觉笑出来
“嘿同学麻烦叫一下林臻真”刚巧换完座位 你坐在窗户边上
“我就是”你依旧看着国文课本 觉得声音很耳熟
抬起头看 窗边居然是陈信宏
“我好很多啦 谢谢你哦 这给你”他放下一盒牛奶在你桌上就走了
“诶你怎么回事啊”同桌凑过来一脸八卦
“没…没什么啦”专属于你们两个的小秘密 你突然想要好好珍藏
知道你坐窗边以后 他就常来
牛奶也不限于原味了 有时候是草莓有时候是巧克力
跟你讲话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每次喝完 你都会把纸盒洗干净剪开压平
等变干以后放进课桌旁的小铁盒里
放学回家的小道上 碰到你的话他就会推着脚踏车送你回家


-
雨季的台北总是闷热又潮湿
你撑开鹅黄色的伞 雨水顺着伞面流下来 滴在你的书包上
你低着头 不让自己踩进水坑里
突然他冲进伞下
“雨好大哦”
“是哦那你还骑脚踏车”
他一只手推着脚踏车 另一只手拿过雨伞帮你撑着
“骑过来总是要骑回去啊”
“你是不能走路哦 明明家离学校也不远啊”
“骑脚踏车可以多睡15分钟啦”
“睡神转世哦你”
“没有啦 雨伞也很容易丢”
“也是哦”
“不然这样 你的伞给我”
“哈?为什么?给你我怎么办”
“跟我一起咯 这样雨天也有小精灵保护我”
“什么小精灵”你听的晕晕乎乎
“这个咯”他晃了晃你的雨伞
“哪有给雨伞起名字的啦 北七哦”
“你也有啊”
“什么”
“小天使”
他突然停下 语气认真
“我的小天使 以后我跟小精灵一起保护你好不好”

以后的日子
你的伞下多了一个人 他的脚踏车后座也多了一个人

评论(8)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