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新年滿足 萬事勝意

特别的人 29


-
这是你第一次离开家
“你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内 怎么办哦”
在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 你麻麻就开始念叨
“哎哟 妈 台艺大离家也不远啊 而且菁菁和夏夏也在同一个学校诶 陈信宏也在台北读书啊”
你从背后圈住妈妈 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蹭了蹭
在你递给他们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 你还跟他们讲了你和陈信宏的事
意外的是 他们并没有很惊讶
“就那个小子哦 看他常把你送到转角口哦 很有心诶”
“爸 看来你对他印象很不错诶”
“上次你姑姑也有跟我讲啊 说他对你还蛮好的”
“吼 姑姑说好保密的诶”
“陈信宏那小子要是欺负你 你跟我讲哦”你妈妈拍了拍你环在她腰上的手
“不会啦 他对我很好诶”
“对啦 我看那小子对汎汎也不错”
“诶 爸 你不会想这么快就把你女儿嫁出去哦”
“那是没有啦”
你走回房间整理东西 虽然还有十几天才去学校报道
但东西还是要慢慢收拾起来
翻出你们传过的纸条 他随手画的插画
他刻过图案的CD机 买给你的草莓牛奶纸盒
都被你收藏着 放进专门的小盒子里
这些关于你们一切的小盒子 是一定要带过去的
另一边他的房间里 他盘腿坐在地上
拿出一个小铁盒
你给他的好运符 随意写着喜欢他的演算纸
甚至随手扔掉的拨片 都被他小心珍藏着
放进专属于你们的小铁盒里
你送的吉他怎么咧 当然也要带过去

-
报道那天 你一早就过去 是爸爸开车载你去
大包小包的把东西搬到车上
“你去学校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一路上妈妈还在不断念叨
此刻你没有觉得很烦 耐心的听着
不知道他的妈妈会不会也这样讲着让他注意的东西呢
学校没有离得很远
你先去大会堂报道 爸妈先去停车
找到你们系的报到处排队
快到你了 你低头看了看散落的鞋带
把录取通知书放在桌子上 蹲下去系鞋带
“汎汎”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
你站起来 抬头 是林桉
他拿着你的录取通知书 笑容灿烂
你呆呆的站在那里 不知道该怎么办
“林桉 怎么是你 汎汎 快叫人啦”
爸妈适时的赶到 拍了拍你的后背
“林桉”你缓慢而艰难的吐出这两个字

-
林桉 是你的青梅竹马 大你四岁
是典型的妈妈朋友的孩子
长相干净舒服 身材清瘦挺拔
成绩一直是年级前三
你的妈妈和他的妈妈感情胜似姐妹 所以串门是日常
小时候你总是屁颠屁颠的当他的跟屁虫 叫他林桉哥哥
他也不恼你 带你出去玩 给你买好吃好喝的
他总叫你小不点
你小时候觉得 除了你爸爸之外 林桉是对你最好的男生
周围的人总会说“汎汎 长大以后给林桉做女朋友好不好”
“好啊好啊”你笑着点头
“小不点太小了啦”他眯着眼睛揉了揉你的头发
你以为 你和林桉会一直在一起
在你考上初中的那一年 林桉要去美国读书了
他们一家都要迁去美国
临走的前一晚 他到你家楼下
你抱着他的手臂哭的厉害
“林桉哥哥 你不要走好不好”你的眼泪把他的衣袖都打湿了
“小不点 我会回来的”他擦去你脸上的眼泪
后来你记得你抱着他的手臂哭累了 睡着了
依稀感觉到他抱起你 把你送回来
等第二天你醒来的时候 他们已经坐上飞去美国的飞机了
在去美国的第一年 他们还会常来电话
后来电话慢慢少了 再后来就没再来过电话了
林桉在你的记忆里也渐渐模糊了

-
“小不点”他的声音把你从回忆里拉回来
“嗯?”你看了看他
“我回来台北工作了”他伸手想揉你的头发
你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一下
抬在空气中的手显得有些尴尬
“我现在是你们系的辅导员哦 以后会常见面了”他收回手
“你的手续办好了 可以去宿舍了”他递给你一些材料
“好 谢谢林老师”你拿着材料 推着爸妈出去
到了宿舍 简单收拾一下 他们就先走了
看到桌上的公用电话 想着他应该还没去学校报到
便拨电话过去
“喂?哪位?”话筒里传来他的声音
“我啦”
“汎汎哦 你到学校没”
“到了 刚收拾了一下 我爸妈就先走了 对了 这我寝室电话 你记下来哦”
你不安的搓着电话线 思考着要不要跟他讲碰到林桉的事
关于林桉的事 你也跟他说过
成为男女朋友之后 你也觉得关于你的事情都要跟他讲
“汎汎?你还在吗?”
“在 那个陈信宏 我刚碰到林桉 他现在是我们系的辅导员诶”
“哦?陈芝汎 我要做一件衣服 上面写陈信宏的女朋友 让那些家伙不要打你的歪脑筋”你听到那头他气呼呼的声音
“你不做 我也会讲的啦 我男朋友这么优秀诶 怎么可以不说”听到他传来的轻笑声 你嘴角也不自觉上扬
「陈信宏走了啦」听到陈妈妈叫他的声音
“汎汎 我要去学校了哦 晚点打电话给你”
“好”
挂掉电话 你躺在床上 累到闭上眼睛
林桉啊林桉 我已经不是小不点了啊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