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lig🍑

新年滿足 萬事勝意

泡面面面面

好像写的有点混乱了

(昨天写好der)

看完想吃泡面不要打我XD

写的很烂 但希望今天可以给你一点点的治愈

大家还是要开心做梦(⁎˃ᴗ˂⁎)







sr的大楼对面有一家711


陈信宏每次熬到深夜 总会全副武装的去买便当填饱肚子


你回家的路上有一家711


每次赶图赶到半夜 你也没有别的选择 只能进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货架最下排的泡面是你的最爱


陈信宏每次以为便利店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


货架那边总会有个小小的脑袋探出来


微卷的中长发 小巧但挺的鼻梁上架着大大的黑框眼镜 嘴唇微翘


走路的步子很轻


在泡面泡开的那三分钟里 她会从包包里拿出起士片 和一本杂志 杂志用来盖在泡面上的


咬着叉子有时候会哼几句 心不在焉的翻着杂志 眼睛早就盯着手上的手表秒针倒计时了


时间一到 她会两眼放光的掀开盖子用叉子分开面饼 放一两片起士片 然后幸福的吃下第一口


她来的时间不固定 有好几次陈信宏都只能透过sr的办公室玻璃看到她


每一天她都会吃不同口味的泡面


「泡面有这么好吃吗」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 陈信宏手里拿的不再是便当或饭团而是泡面






在第三天没有在便利店碰到她以后


陈信宏觉得不能再继续待在办公室了


带上帽子眼镜和口罩 坐在便利店的一个角落


怪异的装扮不时引来店员的侧目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 滴咚一声 直觉是她来了


熟悉的身影蹲到货架最底下拿泡面


特意摘掉口罩 悄悄的潜伏到泡面货架


只剩一桶了 在她伸出手的时刻他也伸出手


两只手就重叠在一起了


她侧过头 不到三秒就惊讶的捂住嘴巴


「果然我还是蛮好认的嘛」


臭屁的扬了扬嘴角 但此刻想起还在她面前


迅速收住自己的小得意


“只剩一桶了诶怎么办”


“啊…那你吃就好”她压低了声音 用气息说话


“哈哈不用这样讲话啦 没人会认出我”


他重新戴上口罩去结账


没有坐在最角落的位置 他拿着泡着的泡面去到她的位置对面


“既然就剩一桶了 我们一起吃好了”


“啊…不用了啦 我吃别的也一样”


她分明咽了咽口水


“是嫌弃我哦?”想逗一逗她


“没有没有才没有”她大力的摇手


三分钟很快 她下意识的从包里拿出起士片想要倒进去


看了看对面的人停止了动作


“干嘛不倒”


“你会爱吃吗”


“试试看啊 感觉还不赖”


「啊明明就在办公室吃了几百次了」


“泡面加起士片很好吃哦 其实加温泉蛋和海苔也不错 你要不要吃看看”


一讲到吃泡面 她好像就有说不完的话


从心里表现出来的幸福感 让他的心里也觉得暖暖的


“好啊”


他刚说完想站起来去买 她就蹦蹦跳跳地离开位置拿了东西结账了


“你好像很喜欢吃泡面哦 很内行的样子”


“我以前在泡面公司当过实习生啦”


“那你每天吃泡面都不会腻哦?”


“不会啊 等泡开的时候加料进去的时候 吃的时候 会觉得很满足”


“是哦 看你吃就觉得很幸福诶”


“来 这给你”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拿来的碗 分出来一半


陈信宏觉得这大概是最幸福的一餐泡面吧






把东西收拾好她看了眼手表 起身要走了


“那个 这么晚了 我觉得我有义务开车载你回家”


“可是…我家就在隔壁巷子诶”


“哈?这样”


他尴尬的挠挠头不想就这样错过机会


“那我就行注目礼吧”


“哈哈好啊”


眼神流转 身体也不自觉跟着她走


说好的注目礼最后变成他送她回家


“啊…我的图纸还忘在便利店”


刚到家门口她一拍脑袋想起来


“急着用吗 我去帮你拿 你先回家”


“是不急啦 不用麻烦你啦 这么近我去也可以”


他拿出笔在她的手心写在一串号码


“这我电话 明天同一时间你在便利店等我”


“诶…真的不用了啦…”


还没等她说完 他就冲出巷子了


抱着那卷图纸 他还在图纸上落下一个吻


这下店员更看不明白了


他满心欢喜的回去sr的办公室


全然忘记了放在便利店角落的那几箱泡面


为了制造和她说话的机会 他买下了当晚便利店里的全部泡面 唯独摆了那一盒在货架上






也没等多久 她就传来简讯了


[谢谢你帮我拿图纸]


[真要感谢的话明天请我吃泡面好了]


[大明星吃泡面就够了吗]


[和你一起吃什么都可以]


她突然觉得脸跟灼烧一样的烫


实在不知道回什么 便发了一句


[要睡了晚安]


[晚安]


但这一晚 


她跟他都有没有睡着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第二天她踩着点到了


他却早早收拾了自己 在办公室的窗前来回打转


看到她的身影远远的过来 便急急忙忙的跑下去 装作匆匆赶来样子


“等很久了吗”


“没有诶我也才刚来”


看他双手抱着图纸 像抱着孩子似的样子


她觉得有点好笑


“不用这么紧张地抱着图纸啦”


“哈 我有很紧张吗”


“看上去有啦 进去吧”


「因为是关于你的东西 所以特别重视」


这一餐的泡面更是幸福和快乐


她会讲更多关于她的事情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认真听在心里记下关于她的一切


“今天还是注目礼吗”


“是啊”


只是少了中间的距离 今天的注目礼是并肩前行




往后的日子里 她常会在固定的时间到便利店


而他总是没过多久就匆匆赶来


只为了和她一起吃一顿晚餐


只属于她跟他的泡面晚餐


也是在不知道行多少次注目礼之后


他对她说


“今天不行注目礼了 要不要去我的办公室看看”


她点点头


他特地绕了远路 不想让她轻易知道他之前都是坐在办公室跟她一起吃泡面


办公桌上放着显眼的和出前一丁的合作方案


再眼拙的人也会看见了


“这是你们跟出前一丁的合作方案哦”


“是诶”


“可是你们不是卖衣服的吗 怎么会找泡面品牌合作”


“因为你爱吃啊”


你脸红的说不出话


“有出联名杯面哦 是你喜欢的口味”


“嗯…谢谢…”


他拉着你的手腕走向窗户


拉起窗帘


透过玻璃窗你看见是那间711


玻璃窗旁的墙壁上贴的是你吃泡面的样子


你别过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话


“我要先跟你道歉的 这些照片是我拍的 不该偷偷拍下你的样子的”


“你总是问我怎么每次都会踩着点似的出现在便利店”


“其实我一早就注意到你了 即使每天吃泡面也总是很幸福的女孩子 我原来还在办公室里跟你一起吃泡面 不过是隔着一段距离”


他说完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


你垂着头没有说话 他有些手足无措的低下头想看看你的反应


你红着眼眶钻进他的怀里


“这么多泡面我可吃不完”带着淡淡的鼻音


“没关系啊 以后我们慢慢吃”


“切才不要跟大明星一起吃泡面 我要吃大餐”


“吃什么都可以 重要的是和你一起”

是我


摘纪录:

原生家庭带给我最大的影响,是我总觉得自己不配得到好。不是物质上的好,是人。稍微一点的善意,就会让自己手足无措。在充满爱的家庭里长大的孩子,他们身上的那种强大的自信和安全感,是我这一辈子都模仿不来的。



真的特别认真的想问问大家

和爸妈一起住好吗


我从小就被阿姨带

小学到大学基本都是住宿

毕业到现在也都是一个人待杭州

跟爸妈待在一起的时间少得可怜

可是最近想回家那边工作了

不出意外应该是住家里了

所以想来问问大家

和爸妈住在一起好吗

随便看看 就当解乏

写的乱七八糟der

随便看看吧 嘿嘿

就不带tag啦





你有些紧张地抓着一张专辑


专辑包装的塑料薄膜被你弄的哗啦响


不过这样的声响很快就被队伍里讨论的声音盖过去了


你的脚有些酸痛 小腿也觉得有些胀


轻轻蹬了蹬腿 稍微觉得舒缓了一些


队伍往前移动了一点 小小的场地里塞满了人


尽管大雨狂风外加突然的降温


粉丝的热情还是没有被熄灭


你吃力的踮起脚


离他们还有些距离


你拿下帽子擦了擦额头的汗




队伍不断的在小幅度向前


口袋里有一封给他的信


插在口袋里的手不敢用力握住


害怕手心的汗水打湿信纸


“哦~”


前面传来一阵骚动 你踮起脚看了看


是粉丝要求跟他合影


他略带腼腆的站起来 头稍稍凑近


快要到你了 你戴上帽子 尽量压低帽檐


清了清喉咙 压低了嗓子说话


递过去专辑的手在微微发抖


顺利通过了前面四个


到他面前 你递出了准备好的信


他抬头 你对他眨眨眼


“可以合影吗”声音里是惊喜得逞的笑意


他正要站起来 工作人员就出来阻止了


“啊…好可惜的哦 没办法合影了”


他侧过头不知道跟工作人员说了什么


在角落写写画画着什么


“没办法合影 这个送你”他挑了挑眉毛


“好 谢谢哦 拜拜”


你小跑着出门 打开他给你的纸条


[今晚等我回家]

回到平凡世界了

喵




不定时上线

其实本来都不想发了

大家随意看看吧




-


你养了一只橘色的猫


是三个月前在路边捡到的


奄奄一息的样子 实在是可怜巴巴的


先带去宠物医院检查 再带回去悉心照料


小家伙还挑的很 不吃完全的猫粮


非得在里面拌点小鱼干虾肉泥才肯吃


就这样 小家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


最近一次带去宠物医院的时候


医生说不能再这样下去啦会影响健康的


你戳了戳它的脑袋“你哦 回去要给你少吃点”


它跑进你怀里蹭了蹭 委屈的喵喵叫


从医院回去了以后 你就缩减它的口粮


不仅猫粮少了一半 连小鱼干和虾肉泥也少放了很多


它吃完了在你脚边蹭蹭 委屈巴巴的


你把它抱进怀里“不行啦 等你变瘦一点再给你加”


结果这家伙第二天就跑出去了


你下班回来没有看到熟悉的橘色的身影向你爬过来


你唤它几声 也没有动静 开始慌张起来


家里各个角落都找遍了还是没有


小家伙平时很懒再加上胖乎乎的 很是不活跃


在家就不会上蹿下跳更别说出门了


你在家里走来走去也才猜不出它会去哪儿


夜深了 你想着它饿了总该回来了 正准备躺下


突然客厅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你跑出去一看 是大橘猫回来了


懒懒的在地上 滚都滚不动


你凑过去一看 嘴巴旁边脏脏的


“你是不是跑出去偷吃了!”


你插着腰一脸严肃的对它装凶


它扒扒你的裤腿要抱抱


你没办法抱起它的时候才发现项圈夹了一张纸


「小家伙还真挑食咧」旁边还画了一个委屈的表情


“你看哦你跑去别人家蹭吃还这么挑”






-


再后来几次它都学坏了


在你上班的时候跑出去 快到家的时候跑回来


不过对方留在项圈上的字条


总是能让你知道这家伙又偷跑出去


「最近做的东西小家伙都吃的很开心」


它总是这样去蹭吃让你觉得很不好意思


那天你在家做了小饼干写上纸条


挂在它的项圈上


“要乖乖完成任务哦”你拍了拍它的脑袋


晚上大橘猫回来了 你也买了加固围墙的东西回来


你先去项圈上看了看 果然有纸条


「很好吃诶 下次可以再要一份吗」


你去院子里装着栏杆的时候想


下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


这么想的第二个礼拜 你就被你家的大橘猫折服了


因为你又在项圈上发现了纸条


「小家伙好久没来都瘦了」


“看来宠你的人还不止我一个”


你去院子里看了一圈


发现围栏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


刚刚好够大橘猫钻出去


你也不好意思总是麻烦别人


在项圈上写了电话号码和名字让大橘猫送过去


这天你刚下班接到陌生来电


“林小姐吗 大橘猫在xx宠物医院”


你听到就立马赶了过去


“林小姐 刚刚是我给你打的电话 大橘猫现在已经没问题了”


你喘了口气“谢谢你 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刚刚忘了跟你自我介绍 我叫陈信宏”


“诶 是那个乐团主唱陈信宏吗”你大脑现在才开始正常运转


“是”他点点头


这下子刚正常运转的大脑又晕了


你完全不知道说什么 抱着大橘猫出来的医生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医生它怎么样了”


“没什么问题了 就是以后还要控制它的饮食哦”


“谢谢医生”


你从医生手里抱过它


“你哦 再跑出去偷吃我就要惩罚你哦”


站在一边的陈信宏看到你这副样子 轻声笑了出来


“陈先生真的不好意思 它总是过去麻烦你”


大橘猫在你怀里不安分 看到陈信宏总想蹭过去


“不会啊 而且送过来的饼干很好吃诶 好久没吃了”


“等大橘猫病好一些了我让它送过去”


“你自己来也可以啊”


你的脸瞬间红透了 他看着你这副样子可爱的不行


“那我先带大橘猫回去啦”你扔下一句话飞快的逃走了


手机在口袋里震了震 你腾出一只手


是他传过来的信息 写了他的地址和一句话


「表达谢意可不能只让猫咪来哦」


“你怎么这么会乱跑哦 居然跑到乐团主唱家去”






-


大橘猫在家安心休养了大半个月


瘦了一圈 也慢慢会活蹦乱跳了


那天以后他顺着你的手机号码加到了你的line


「大橘猫有好一点吗」


「好很多了」附带你逗它玩的视频


「那我的饼干咧」


「很快啦很快」


第二天你就拜托大橘猫送过去


“你应该还认得路吧 拜托咯”


它慢慢悠悠的走过去 你没想到第二天的晚上它还没回来


你有点坐立不安 想了想还是去陈信宏家接它了


你按照陈信宏给的地址 按了门铃


开门就看到大橘猫舒服的窝在他家的沙发上


“嗨 我来接它回去”


他从鞋柜里拿出女士拖鞋 示意你可以进去了


你走进客厅 就听到他问


“你怎么不问我哪来的女士拖鞋”


“额…乐团主唱家会有女生来也正常吧”


“你问一次啦”


你回头看到他撒娇一样的表情 招架不住


“那为什么天团主唱家会有女士拖鞋咧”


“我知道总有一天你会来”


你心跳漏了一拍 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


「喵」大橘猫看到你来了 叫了一声


你适时的走过去抱起它


“你哦在这里待的这么舒服 都当自己家了内”


你摸摸它的脑袋转身想回家


他走过来自然的从你怀里把猫接过来


“它都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有点早的圣诞节



今天下班路上发现很多小店都换上圣诞节的样子啦

写这篇会不会有点早XD









-


跟他正式在一起的时候是十二月初


台北有些微凉的天气里


“baby我要圣诞节礼物”


在一次的见面里 


他撅着嘴巴 摊开一只手在你面前


“喂~哪有自己要礼物的”


“我不管 那几个人都有女朋友送的礼物 我也要”


“好啦 我知道啦”


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 他满足的十指紧扣


而你在心里犯了难


「到底送什么好呢」




-


去乐器行看了他总是念叨的那把吉他


「好贵哦 根本买不起嘛」


去商场兜兜转转也挑不下来心仪的礼物


周末跟好朋友约好了在她家见面


进了门就看到她坐在毛线球堆里


“你在干嘛”


“给男朋友织围巾咯”


“会难吗”


“就还好啦 诶你不要给他准备礼物哦”


“要啊 就是怎么样都挑不下来”


“呐 跟我一样 自己动手做啦”


她递过来棒针跟毛线球


你盘腿坐在地上 有模有样的跟她学起来


仅仅是打个底子你就已经反复弄了好几遍了


“哎哟我真的学不会”


“慢慢来啦 耐心一点”


想到他收到礼物 笑得眉眼弯弯的样子


你又拾起来继续织


这样拆拆补补才紧赶慢赶在圣诞节前完成了


一条织的歪歪扭扭不完美的红色围巾






-


和他约好在圣诞节的晚上见面


你把装着礼物的纸袋放在身后


却被眼尖的他早早察觉了


“那个 礼物不好你别嫌弃”


他小心的打开纸袋 拿出来


“这是你亲手织的嘛”语气里是溢出来的兴奋


“是啦 这么丑店里也不会卖啦”


他稍微的蹲下一点“快点帮我围上”


你踮起脚帮他围围巾


绕到最后一圈的时候


他突然把你拉进他的怀里


一只手圈着你的腰 


另一只手穿过头发扣着你的脑袋


他低头 吻就落了下来


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大脑一片空白


瞪着眼睛僵在原地


他见你没反应 轻声笑了出来


凑到你耳边说“傻瓜 眼睛要闭上啊”


热乎乎的汽钻进你的耳朵


你慢慢反应过来 脸腾的一下红了


你用手捂住自己的脸


他看你的样子可爱的不行


腾出一只手把你捂着脸的手带到他的腰间


“乖 抱着我”


你的两只手就圈着他的腰


而他放在你腰间的手稍稍用了下力


你就钻进他的大衣里了


他低下头 

亮晶晶的眼睛里都是你

“谢谢你的礼物 和你”

轻轻柔柔的 又是一个吻在你的唇上落下了



前两天回家 我妈煮了大闸蟹给我吃

在这种天气里 大闸蟹应该是最好吃的时候了

我是很喜欢吃大闸蟹的 可是每一次大闸蟹也会难过

教我吃大闸蟹的人已经不在了


我和我弟小时候一直是楼下的阿姨带大的

我们家住七楼 阿姨住六楼

所以我都叫他们六楼阿姨和六楼叔叔

那个时候我爸妈也处在生意的上升期

每天照顾生意时间已经不够了

还要照顾我们两个小屁孩

有一天 六楼阿姨就说 不如我帮你带他们吧

六楼阿姨和叔叔是真的对我们很好

冰激淋 泡泡糖 炸鸡块这些我爸妈很少让我们吃的东西只要我们撒撒娇哼两声 他们都会带我们去吃

冰淇淋只吃和路雪的 泡泡糖只吃比巴卜或者大大泡泡糖 炸鸡也只吃肯德基

六楼阿姨是已经退休了在家带我们

六楼叔叔还在海关工作 也时常给我们带一些新鲜的玩意儿 在读幼儿园的时候 我们总是比别的小孩要早一些一直知道新奇的东西



夏天给我们做酸梅汤 冬天给我们煮红豆圆子

秋天就买很多大闸蟹回来给我们吃

吃大闸蟹就是六楼叔叔教的

那天他带了好几头大闸蟹回来让六楼阿姨煮了给我们一起吃

那大概也是我第一次自己吃 壳里的肉都咬不出来 可浪费了 

六楼叔叔也没有生气 他说大闸蟹的脚要这样吃

我看他两头咬一下蟹肉就出来了

学着他的样子吃蟹脚 试验了好几根终于学会了

他笑着直夸我聪明 

那一顿的大闸蟹我到现在也忘不了

要上小学了 妈妈说要让我去读寄宿小学

记得去小学的前一个晚上 我抱着他们哭的很伤心

我说 六楼阿姨六楼叔叔你们一定要在我放学的时候来接我

前几个礼拜他们都会来接的

到后来 他们和我说 你要学着长大啊 六楼阿姨和叔叔不能一直陪着你的

我以为他们只是没办法来接我了

我问妈妈 我是不是还能见到他们啊

妈妈说因为一些原因 他们要去比较远的地方 不过他们还会打电话来的

每次周末回家我就一直等啊等 等他们的电话

直到有一天 六楼阿姨打电话过来说

她说六楼叔叔走了 胃癌

大概是也是第一次 很亲密的人离开我

我哭了很久很久 哭到睡着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见六楼阿姨和叔叔带着我和我弟去公园玩 给我们买雪糕 

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接受这个现实

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去告诉自己他们可能会消失在你的人生里

可是直到现在我依然还会想起小时候的种种

时间能带走很多东西 也带不走很多东西

现在的叔叔一定在那边过的很开心吧

没有疾病没有烦恼 他依旧当一个善良乐呵的小老头


世事无常 珍惜当下才最重要

不只是打篮球这么简单!


陈·æ¨±æœ¨èŠ±é“·ä¿¡å®ä¸Šçº¿

大噶能喜欢就更好啦🙈







-


在你们俩都考上台北的大学的那个暑假


他几乎每天都会来你家找你


而你也很有默契的留出那段时间


“你喜欢她就赶快表白啦”


“是不是男人啊你”


“看破不说破懂不懂啊”


他只是留了个白眼给他的朋友们


慢慢的也积攒了很多关于他的小物件


你把它们收拾起来一起带去台北






-


刚入学也是有一些学长来搭讪你


该不该说有男朋友呢


你在心里也是纠结了一阵子


不好意思直接问他 而他也没有表明


但你也委婉的拒绝了学长的追求


是真的没有他好看也没有他厉害啊


“刚进大学很容易被学长追走哦”


“不要怪我们没提醒你诶”


“她一定是我女朋友的啦”


“这么臭屁 不要真的被追走来跟我们哭咧”


就这样适应着大学生活 到了二年级


被叫学姐的年级


他也不是没来你们学校看过


是经常会来找你的 顺便「侦察敌情」


“学校里有人追你嘛?”他也不绕弯


“之前有诶 我…不太想谈恋爱嘛 就拒绝了”


他心里咯噔一下 想着还是慢慢攻破的好


“你咧 追你的女孩子很多吧”


心跳加速 你怕他说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每天还要去找那几个臭小子诶 而且还要来找你啊 哪来别的女生啊”


悬着的心慢慢放下 红晕爬到脸上 你暗自窃喜


但总想他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 这样暧昧的关系让你觉得飘忽不定






-


他也没想到 在慢慢攻破你的路上


会半路杀出一个强悍的对手


这个学弟的出现也同样让你慌了手脚


明确的拒绝了学弟 可学弟也偏偏不放弃


臭屁的样子简直和他没两样


那天他来找你 看到学弟在你面前献殷勤


“这人是谁啊”不耐烦的情绪鲜有的出现在他脸上


“你是哪位 怎么缠着学姐”


“缠着的人是你吧”


“那你和学姐是什么关系”


“是你不用多问的关系”


“是男朋友吗 不是的话也没资格阻止我追学姐哦”


这句话噎住了他 他没办法回话


“学姐要不要去看我打篮球”


“额…不要了吧”


“打篮球是吗 我和你打啊”


他带着些许怒气 似乎有跟学弟宣战的意味


“诶 你别…”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拉到篮球场


“你坐在这里好好看我们打球”


被他安排在旁边的台阶上坐好


不知什么时候 好朋友听到风声赶过来


“啧 怎么有种为了你宣战的感觉”


“你看热闹不嫌事大 别乱说”


你抓着好朋友的手 看着场上的他 手心直冒汗


不知道在紧张什么 好像他赢了你们真的会怎样似的


你自嘲的摇了摇头


“诶你快看!”好朋友激动的摇了摇你的手


「唰」他进球了


眉头舒展开 他勾起嘴角看向你


你因为激动 脸蛋红扑扑的


“他看你了诶”


“看我…怎么了嘛”


“诶你这个脑袋瓜 你没在网上看过吗 ”


“什么?”


“网上说 如果你喜欢的男生喜欢打篮球 你只要看他进球后第一个望向的人 就知道他喜欢谁了”


“诶 不会吧”


“她说的没错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走到你旁边


朋友识趣的走开 他自然的在你身边坐下


“我不知道是不是男生都这样 但在我身上是没有错的”


“嗯?”你显然还糊里糊涂的


“我刚刚看你了啊笨蛋”


“所以…你喜欢我?”你小声的讲出口


“是啊 我喜欢你有那么那么久了哦”


他伸出手臂绕成一个圈 把你圈进怀里


“那你又知道我喜欢你咯?”


“你刚刚没有否认啊”


“什么?”


“她说如果你喜欢的男生喜欢打篮球”


“诶…球场上又不只你一个人”


“可是你只看我啊”好吧 这你没办法反驳


“那她讲太快我又没听清楚”


“那你喜欢我吗”你没想到他发了一计直球


“嗯”你点点头 红着脸躲进他怀里


“听不清诶”他坏笑着想再听一次


“我说 我喜欢你”你凑近他耳朵轻声说


他把你抱的更紧了


“听到啦小笨蛋”

偷心贼

这个不算滑水吧XD

夜猫子总在黑夜出现
晚安🌙




-


“近来,附近居民区有多起入室盗窃案。请各位居民注意安全,做好防范措施。”


你关掉电视 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


走到玄关处 检查门是不是有上锁关好


最近这一区常发生盗窃案 


让不少居民都提心吊胆 


你也是其中一个 


他去海外开巡回了 


看了看他那里的时间 


是还在睡觉 还是不要打电话给他了


窝在沙发上了无生趣的调着频道


突然小腹闷闷的有痛感袭来


接着一股暖流涌出


吓得你赶紧跑卫生间


果然 “好朋友”来探访你了


翻了翻抽屉 只剩下一片卫生棉


清理了一下 套上黑色的长外套


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尽量让自己融进黑夜里


在便利店买了卫生棉 往家里走


昏暗的路灯和没有人的路上


塑胶袋和你拖鞋踢踏的声音 显得格外刺耳


快步走在路上 甚至带了一点小跑






-


到家门口 开门 进门


还没开灯 就被一股力量拉了过去


塑料袋吓得掉在地上


整个人开始挣扎


「我不会就这样死掉吧」


冷静下来却发现是熟悉的味道


“baby是我啦”


夜色里他的声音格外清晰


“混蛋干嘛不早点说 我以为我要死了”


鼻子一酸 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哭腔


“呸呸呸不许乱说”


下巴抵在你的头上 手慢慢顺着你的背


他深呼吸几下 想汲取你的味道


“怎么突然回来了”


“回来捉贼的”


“嗯?你这么快就看到新闻哦”


“我是来抓你这个偷心贼的”


“谁的心”你明知故问 就想听他亲口回答


“我的”他咬了咬你的耳垂






-


你按开电灯开关 


他的脸就这样清晰的出现在你面前


才几天没见 就这样想他了


“快点收拾行李”他推着你进卧室


“要干嘛?”


“跟我一起去巡回啊”


“也就没几天了诶”


“可是我的心在你这里要怎么办”


“呐 还给你”


开玩笑的抓了把空气放在他的手心


“baby你有够绝情的”


他佯装哭泣的擦了擦眼角


虽然嘴上在推脱 行李收的却是很快


[我捉贼成功咯] 他上传到社交圈


配图是你站在登机口的背影


[什么贼] 你们的共同好友在下面留言


[偷走我心的贼] 


就是要昭告全世界 他的心被你占有了